摘要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是英国著名的小说家和戏剧家,被评价为“20世纪最受人欢迎的小说家之一”。他智慧、讽刺和幽默的写作风格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文学爱好者,并为广大读者提供了一个崭新的看待这个世界的视角。作为其最受欢迎的代表作之一的半自传体小说《人性的枷锁》,也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本文将从索绪尔结构主义符号学的视角对小说进行分析,并主要聚焦于物象符号、人物形象符号及小说中存在的二元对立。通过对主人公菲利普的成长历程进行分析,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当时社会的人们的生存现状以及作者试图通过菲利普向读者们传达的思想和内容。
关键词 结构主义符号学;二元对立;《人性的枷锁》

Abstract

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is a well-known British novelist and dramatist who has been described as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novelists of the 20th century”. His intelligent, sarcastic, and humorous writing style has attracted groups of young literature lovers and provided generations of readers with 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world. As one of his most popular masterpieces, the semi-autobiographical novel Of Human Bondage has also attracted people’s attention. This paper will analyze the novel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aussure’s Structuralist Semiology, and mainly focus on the symbol of object, the symbol of characters and the binary oppositions in the novel. By analyzing the growth of Philip, the protagonist, we can better understand the living conditions of the people in the society at the time and the thoughts that the author tried to convey to the readers through Philip.

Keywords Structuralist Semiology; Binary Oppositions; Of Human Bondage

1 引言

1.1 研究背景

毛姆是英国著名的小说家和戏剧家,被评价为“20世纪最受人欢迎的小说家之一”。半自传体小说《人性的枷锁》是毛姆的代表作之一,叙述了主人公菲利普的生活和成长经历,反映了主人公成长过程中经历的迷惘、挫折、痛苦、失望和探索。毛姆通过塑造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形象以及构造一个个故事情节,展现出了菲利普所受到的生理、宗教、理想、金钱、爱情等束缚,以及主人公最后摆脱这些枷锁的过程。本文将从符号学理论的角度分析《人性的枷锁》中的人物形象,有助于更加深入地了解作品试图传达的思想。

1.2 研究意义

目前,我国对毛姆及其作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自然主义、存在主义、叙事手法、主题分析等角度,本文将通过索绪尔结构主义符号学的视角分析和解读《人性的枷锁》中的物象符号、人物形象符号以及书中存在的二元对立,从而为对毛姆及其作品的研究提供新的视角和方向。

2 文献综述

2.1 国内文献综述

毛姆是英国有名的小说家和戏剧家,被评价为“20世纪最受人欢迎的小说家之一”。目前,国内对毛姆《人性的枷锁》的研究方向主要有以下几点:
(1)主题分析。“毛姆小说《人性的枷锁》解读——浅谈小说的主题及深层含义”对小说的主题进行了分析并评价:“思想深刻,对人生见解独特,对人性弱点剖析深刻,它无情地暴露了宗教、教育、贫困和社会风尚对人的发展的禁锢。”
(2)人物形象分析。“《人性的枷锁》中主人公菲利普的特点” 从社会矛盾以及作者和全文两个角度分析了主人公菲利普的特点。“毛姆女性观的四个面相——以《人性的枷锁》为例”一文分析了小说中的四个主要女性角色。
(3)自然主义倾向。“《人性的枷锁》中的自然主义倾向浅论”一文从动物性、环境决定性和客观性三个方面分析了其自然主义倾向的表现。
除上述方向外,还有文章从萨特存在主义思想以及叙事方法等方向对作品进行分析。综上所述,很少有从索绪尔符号学视角对作品进行分析的研究,因此,本文将从索绪尔符号学理论的视角出发,分析研究《人性的枷锁》中的主要物象符号、人物形象以及存在的二元对立。
国外对毛姆及其作品的研究较早,程度较深,但国外文学界对毛姆的评价毁誉参半。一部分学者对毛姆展开了各种批评甚至是谴责,例如美国著名评论家埃德蒙德·威尔逊就对毛姆进行了强烈的批评,认为毛姆不过是一位二流作家,甚至不值一提。也有一部分学者对毛姆给出了较高的评价,例如英国文学评论家西里尔·康诺利认为毛姆是“最后一个伟大的职业作家”。
同时,有许多学者对毛姆的生平表现出较大的兴趣,也有数十本对毛姆及其作品进行研究的著作出版。其中《萨姆塞特·毛姆的世界》对毛姆的个人生平及其文学创作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分析和深刻的阐释,是毛姆研究的代表作之一。由安东尼·柯蒂斯出版的《萨默塞特·毛姆:批评的遗产》对毛姆创作的戏剧以及小说进行了分类整理和点评。
直到今天,英美文学界对毛姆及其作品的评价也趋向于两个极端,而这也在侧面反映出毛姆作品的价值所在。

3 理论框架

3.1 符号学的起源和发展

符号被认为是意义的感知,其作用是表达意义,而符号学就是研究所有能被视为符号的事物的科学。索绪尔和皮尔斯被公认为现代符号学的两位创始人,他们在20世纪初分别提出了各自的符号学基础体系。索绪尔在1907年曾三次讲授语言学,并将语言学塑造成一门独立的学科,他认为语言是基于符号及意义的一门科学,现在一般通称为符号学。
现在,全世界主要有四家符号学理论体系,分别是美国皮尔斯理论系统、瑞士索绪尔理论系统、法国格雷马斯理论系统以及意大利艾柯一般符号学。本文将主要从索绪尔结构主义符号学理论的视角进行分析和研究。

3.2 索绪尔符号学的基本理论

索绪尔是瑞士开创现代语言学先河的语言学家,其建立的符号学是作为一种对人类社会使用符号的法则进行研究的科学。索绪尔运用二元对立思想区分符号的两个元素, 即能指和所指, 其中能指是符号的语音形象,所指是符号的意义概念部分,由两部分组成的一个整体,称为符号。索绪尔符号学认为,声音形象和事物概念的关系是约定俗成的,不存在必然性,即体现出符号的任意性。

3.3 小结

本章简单介绍了现代符号学的起源和发展,以及索绪尔符号学的基本理论,包括能指和所指的意义以及符号的任意性。

4 符号学理论视角分析《人性的枷锁》

4.1 物象符号能指的所指意义

索绪尔符号学认为,语言符号由能指和所指两部分构成,能指是物质形式,所指是使用者对符号所涉及的对象形成的心理概念。
在小说《人性的枷锁》中,作者构建了多个物象符号,例如多次出现的鸡蛋、十字架、《圣经》、毛毯等。这些重复出现的物象符号有着其各自的意义,本文将选取其中的两个进行解读。

4.1.1 鸡蛋的能指的所指意义

在小说全文中,“鸡蛋”一词共出现17次,其中有14次出现在菲利普少年时期,主要涉及3个情节。第一个情节是菲利普刚到凯利伯父家时,凯利伯父为菲利普切了一小块鸡蛋尖,并许诺每周日下午都能吃上一小块。第二个情节是凯利伯父令菲利普背熟短祷文,完成后会奖励一小块鸡蛋。最后一个情节是菲利普在皇家公学读书时,见到其他同学可以额外付钱获得鸡蛋和培根作为加餐时,很羡慕,希望自己也能拥有。
“鸡蛋”在小说中的意义是一种目标、奖励或做事的动力。如在第二个情节中,凯利伯父为了自己能够睡个安稳觉,不想让菲利普吵闹、玩耍,因而让菲利普背诵短祷文,交换或者说奖励是一小块鸡蛋尖。可惜由于种种原因,菲利普一直背不下来,因此而绝望地哭泣。凯利伯父简单生硬的教育方式和刻板的生活习惯,为菲利普加上了一层无形的枷锁,也为菲利普自卑、渴望获得关注的人物特点做了铺垫。因此,第三个情节中菲利普渴望获得加餐来得到其他人的格外关注也就顺理成章了。

4.1.2 十字架的能指的所指意义

十字架和《圣经》在小说中反复出现过多次,象征着一种强权和权威,书中每次出现十字架时,都会产生一种强弱的对比。例如,在第三章菲利普刚到凯利伯父家时,描写到凯利伯父的表链上挂着一个金十字架。这处描写暗示了凯利伯父强势、自私的性格。再如,第十七章,菲利普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时,校长对他说:“你的悲惨遭遇只是上帝让你背上的十字架,而之所以选择由你来负担,是因为你的肩膀比其他人都更强壮。这是上帝的好意,你应该乐在其中,不能把它视作悲伤的源头。”[6]在这里,十字架是一种枷锁,精神的枷锁和信仰的枷锁,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试图为他人套上这种枷锁从而控制他人,他们希望其他人能够按照他们规划好的路线和方向前行。

4.2 人物形象的符号

人物是一部小说的核心要素之一,作者通过塑造一个个鲜明的人物并构造各人物之间发生的事件来推动整个情节的发展,从而表达出作者试图传递的思想。本文将在诸多人物之中选取四个主要人物进行简要分析。

4.2.1 菲利普的人物形象符号

菲利普是小说中的男主角,患有先天跛足,自幼便寄宿在凯利伯父家,但却经常被伯父挑剔甚至是责骂。在他上学时,又经常被同学嘲笑、欺负,难以融入集体。直到后来他遇到了罗斯并与他成为了好朋友,他的境地才有所好转。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二人的友谊随后破裂,这一切都造就了菲利普自卑、敏感、渴望获得关注的性格。
菲利普的爱情之路曲折而漫长。由于先天生理缺陷和儿时的成长经历带来的自卑,他不敢去主动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直到遇到了威尔金森。但在这段短暂的爱情中,菲利普更多只是将威尔金森当作摆脱自卑、获得自信的工具而已。后来与米尔德里德的爱情更是一段虐恋,反反复复,每次米尔德里德的出现对菲利普都是一次伤害。从菲利普反复接受、救济米尔德里德甚至是接纳她与其他男人的孩子,也能够看出,菲利普对待爱情是不够理智的,软弱的,甚至是盲目的。
菲利普的职业之路同样不顺利,无论是牧师、会计师还是艺术家,都由于各种现实原因被放弃,直到成为一名医生才真正走上正轨。
菲利普的成长过程,一直在寻找着某种意义,每当他找寻到一种意义时,便挣脱了一层枷锁。无论是生理的枷锁、信仰的枷锁、理想的枷锁、金钱的枷锁还是爱情的枷锁,每当他解开一重枷锁,便在成长的历程中向前迈了一大步。当他解开了最后的爱情的枷锁,即放弃环球旅行的打算,选择与萨莉共度余生时,他的人生似乎变得圆满起来: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一桩满意的婚姻并享受惬意的生活,而这对菲利普来说也许也是最理想的结局了。
菲利普是一个复杂矛盾的集合体。他在生活中渴望获得关注,在爱情中优柔寡断甚至毫无底线,在友情中乐于助人,在工作中富有爱心。他在选择职业或自觉职业不适合而放弃时,表现得极为坚决果断,但在与米尔德里德的情感经历中却又懦弱、卑微的令人可怜。但无论如何,每一段经历和回忆,或开心或难过,都是菲利普成长历程的一部分,都使他逐步走向成熟。

4.2.2 米尔德里德的人物形象符号

米尔德里德在书中几乎是以一个完全负面的形象出现,贪财、虚荣、庸俗、刻薄、懒惰。从菲利普第一次见到米尔德里德,到她最后一次离开,前前后后共涉及五十三章的内容,占据了整本书的近一半!因此,菲利普所承受的爱情的枷锁,尤其是与米尔德里德之间的感情,是菲利普最难以摆脱的枷锁。她曾数次离去,又多次因生活艰难而寻求菲利普的帮助。她曾为了金钱和更舒适的生活抛弃菲利普与他人在一起,又因对方的抛弃再次向菲利普求救。她费尽心思只为从菲利普这里获得金钱,而后转身就投入其他人的怀抱。她从未爱过菲利普,只是将他当作“提款机”,甚至拿着菲利普的钱与格里菲斯去旅行,她一直肆意玩弄着菲利普的感情。最终,米尔德里德沦落街头,她与菲利普之间也终于画上了句号。

4.2.3 萨莉的人物形象符号

萨莉是菲利普好朋友阿西尔尼的大女儿,她温柔体贴,淳朴善良,散发着母性的魅力,这对从小就失去母亲的菲利普是极具吸引力的。起初,萨莉默默地喜欢着菲利普,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菲利普逐渐喜欢上了她,并最终决定和她结婚。
萨莉不仅拥有美丽的外表,还拥有纯洁善良的内心,她在文中被塑造成为一个完美的恋人形象,与米尔德里德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萨莉的出现,帮助菲利普摆脱了最后一重枷锁,即爱情的枷锁。“可能向幸福投降就是承认了生命的失败,可这样的失败却比任何勋章都更加闪亮。”此时的菲利普,将圆满的家庭和幸福的生活视作最珍贵之物,经过了一系列的失败和挫折,菲利普终于在萨莉这里找到了真正的幸福。

4.2.4 凯利伯母的人物形象符号

凯利伯母是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女性的一个缩影,在文中,被作者塑造成为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她对家庭中不平等的地位或权力分配毫无置疑,甚至认为理所当然。由于煤价较高,家中的黑色大炉子只有天气恶劣或是在凯利先生感冒、生病时才会使用。就连椅子都被区分为有扶手和无扶手的“老公椅”和“老婆椅”,她自述不喜欢太舒服的椅子,以免失去努力的动力,变得懒惰起来。凯利伯母虽然没有照顾小孩的经历,但她一直讨好菲利普,希望能够做到最好。她总是以凯利伯父和菲利普为中心,例如她想在身上加一些装饰品,却被丈夫坚决反对,她虽无奈却又不得不遵从凯利先生的想法。当菲利普与凯利先生发生意见冲突时,她总是扮演着居中调解的角色,如菲利普想要到巴黎学习艺术时,她拿出了近一百磅的存款来支持菲利普,而这几乎是她的全部存款了。通过对凯利伯母的描写,毛姆向我们展示了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大部分女性的生活现状,即男性掌握较高的话语权,女性相对男性是一种从属和服从的关系。

4.3 《人性的枷锁》中存在的二元对立

根据索绪尔的理论,二元对立指对于两种直接相对的观点,只有通过把握双方之间的对立关系,才能真正地分别理解这两种观点。在《人性的枷锁》这部小说中,存在着多对对立,本文将选取理想与现实、自由与枷锁这两对二元对立进行简要分析,通过分析二元对立,能够更加深刻地了解菲利普的成长历程,更加深入地挖掘菲利普的人物形象与特点。

4.3.1 理想与现实的对立

理想与现实往往是对立的,在本书中也同样如此。菲利普自幼便失去父母,又因先天跛足并寄居在伯父家,使他形成了自卑的性格。在很多事情上,菲利普并没有很好的耐心,他曾多次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做出改变,放弃当下学习的内容转而去学习其他的东西,然后又因为某些理由而再次放弃。他曾跟随朋友买过一次股票并小赚一笔,之后他便一直期待着下次机会,当机会到来时,现实却给了他沉重的一击:股票暴跌,菲利普因此几乎失去了全部的存款。小说末尾,菲利普经过慎重的思考,终于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即放弃长久以来一直拥有的、即将实现的环游世界的理想,选择了与萨莉结婚并安稳生活的现实。
除了菲利普之外,发生在普里斯身上的理想与现实的对立同样令人印象深刻。普里斯一直坚持的理想便是成为一名画家,虽没有什么天赋,却一直苦苦坚持。看似怪异、尖酸刻薄的性格,不过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她一直以来为实现理想而苦苦挣扎、不懈努力的结果却是一次次的嘲讽,而菲利普批评她最得意的那幅画,更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切都导致她最终选择了为艺术献出生命。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当你满怀期待、满怀激情、全身心投入想要完成一件事,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天赋,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那么究竟是不顾一切继续坚持,还是选择放弃,毛姆已经给出了答案。

4.3.2 自由与枷锁的对立

菲利普一直以来都被背负着重重枷锁,而他的成长历程就是一段不断打破枷锁、追求自由的过程。菲利普自幼便寄居在伯父家,受伯父的影响,他从小就信奉基督教,甚至天真地以为只要虔诚地祈求上帝,上帝便能实现他恢复身体健全并获得幸福的愿望。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人生阅历的增加,他看透了宗教的虚伪,认识到了宗教不过是用来控制人们思想和行为的工具这一实质,从而逐渐摆脱了宗教和信仰的枷锁,获得了思想上的自由。
纵观全文,菲利普一直受到金钱的制约:高度依赖伯父伯母的经济支持、常常省吃俭用、因股票投资失败而几乎失去全部存款、由于经济困难不得不到商店打工等。在他做医生时,目睹了社会底层人民的贫困与艰辛,深深感受到了金钱在现代社会的不可或缺性。他认识到人们如果缺少金钱,就会变得没有安全感甚至是斤斤计较、吝啬小气、贪得无厌。“你需要培养一种能力,使自己可以正确衡量金钱的价值。”当菲利普历经苦难最终成为一名医生,终于借此实现经济上的自由,从而摆脱金钱的枷锁。
菲利普的爱情经历坎坷而漫长,中途甚至还陷入情欲的深渊,爱情的枷锁对于菲利普来说是最难摆脱的一重枷锁。他与米尔德里德之间的爱情一波三折,他在这段感情中丧失了全部的尊严与底线,然而收获的只有悲伤与失望。所幸的是,他并没有就此消沉,而是克服困难走出悲伤并借此一步步迈向成熟。

4.4 小结

本章从符号学视角分析了书中存在的一些物象符号以及四个主要人物的形象和特点,同时借助索绪尔结构主义符号学的二元对立理论分析了书中的两对二元对立,即理想与现实的对立和自由与枷锁的对立。
书中的生理、信仰、理想、金钱以及爱情等枷锁,我们普通人在生活中也很可能会遇到,因此读者在阅读菲利普的成长经历时,很容易产生共鸣。我们在分析菲利普的生活轨迹和他面对重重枷锁时做出的选择之后,不由产生了一些问题:我们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当我们面临生活中的一些困难、挫折甚至是重重枷锁时,我们能做些什么?这些问题,值得人们深思。

结论

《人性的枷锁》这部小说中的人物描写极其细腻,短短的几个故事就能够轻松地将一个人的形象展现在我们面前:菲利普的矛盾复杂、米尔德里德的贪婪庸俗、凯利伯父的自私冷漠、凯利伯母的顺服屈从以及萨莉的纯洁善良。背负重重枷锁的菲利普,面对生活中的种种困难,并没有自甘堕落,而是选择迎接一个个困难,打破重重枷锁,从而获得最终的自由。整本小说的画面感极强,而小说中重重枷锁的产生与挣脱过程,更使得故事情节充满了趣味性。
在阅读和分析小说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忘记《人性的枷锁》是一部半自传体的小说,因此主人公菲利普的成长经历在一定程度上映射的作者毛姆的个人成长历程。通过对菲利普和其他的几位主要人物的描写,毛姆向我们展示出了一幅生活画卷,传递了他对信仰、自由、理想、金钱、爱情、人性以及生命存在的意义的思考。而作为一名读者,我们在阅读和分析这部小说时,很容易对菲利普的经历和遭遇产生共鸣,这也促使我们对自由、理想、金钱等问题产生思考,即当理想与现实产生对立时,当我们受到各种挫折时,究竟如何避免走入误区从而就此消沉,这是阅读和分析这本小说后应获得的最有价值的感受。

参考文献

[1] Curtis, Anthony. The Pattern of Maugham: A Critical Portrait [M]. London: Hamish Hamilton, 1974.[2] Connon, Bryan. Somerset Maugham and the Maugham dynasty [M]. London: Sinclair-Stevenson, 1997.
[3] Calder, R. L. W. Somerset Maugham and the Quest for Freedom [M]. New York: Doubleday, 1973.
[4] Daniels, Anthony. How good was Maugham? [J]. New Criterion, 2004, (2): 19-26.
[5] Ettehadi, A. & R. R. Sistani. Psychoanalytic Reading of Love and Desire in Somerset Maugham's Of Human Bondage [J]. Studies in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2017, 5 (1).
[6] Holden, Philip. A Life as a Work of Art: W. Somerset Maugham's Intimate Publics [J]. literature compass, 2011, 8 (12): 972-981.
[7] Jonas, K. W. The world of Somerset Maugham [M]. London: Peter Owen, 1959.
[8] Sanders, L. S. The Failures of the Romance: Boredom, Class, and Desire in George Gissing's The Odd Women and W. Somerset Maugham's Of Human Bondage [J]. Modern Fiction Studies, 2001, 47 (1): 190-228.
[9] Xie, Yuan* & Qing Ouyang. Interpretation of Saussure's Arbitrariness of Linguistic Signs—Reflections on "Course in General Linguistics"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s in Universities, 2019, 2 (1).
[10] Zhala, Jafarli & Ali, Rahimi. An In-depth Analysis of the Manifestation of Emotions and Ideas through Similes in Short Stories by Somerset Maugham[J]. Research on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13, Vol.3 (3): 14-19.
[11] 陈曦. 《人性的枷锁》中菲利普的多重身份探究 [J]. 语文建设, 2016 (14): 53-54.
[12] 方汉泉. 二元对立原则及其在文学批评中的运用 [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4 (07): 37-41.
[13] 籍晓红. 毛姆小说《人性的枷锁》解读——浅谈小说的主题及深层含义 [J]. 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2000 (02): 33-35.
[14] 刘曲. 《人性的枷锁》中主人公菲利普的特点 [J]. 电影评介, 2014 (20): 103-104.
[15] 刘中宁, 马玉梅. 索绪尔符号理论及现代符号学的应用 [J]. 产业与科技论坛, 2015, 14 (09): 46-47.
[16] 林佳信. 论索绪尔结构主义及其对文论发展的贡献 [D]. 陕西:陕西师范大学, 2018.
[17] 刘宇红. 索绪尔符号学二元结构的合理性研究——兼谈索绪尔符号学与皮尔斯符号学的比较 [J]. 俄罗斯文艺, 2012 (01): 119-125.
[18] 毛姆. 人性的枷锁 [M]. 张乐译. 江西: 江西人民出版社. 2016.
[19] 袁权, 黄健. 毛姆女性观的四个面相——以《人性的枷锁》为例 [J]. 名作欣赏, 2019 (21): 102-103.
[20] 王天艺. 《一句顶一万句》与《人性的枷锁》比较分析研究 [D]. 贵州:贵州大学. 2018.

最后修改:2020 年 07 月 23 日 01 : 37 PM